十里平湖

一个高冷的矮子

为填志愿和家里大吵,不对,是被父母狠狠骂了。
想填的第一志愿是很远很远的假211,在发展的不好的小经济特区,但是专业很好,国际平台也好……妈看不上。
让我填的是1肯定考不上的在上海2老师推荐的民办二本在上海(不知道老师拿不拿钱)下面随便往下填
每次我要做选择的时候都要和母亲吵架。
从小就是,导致内心十分叛逆,每次她要我怎样怎样我第一反应都是先拒绝

本来想放假了去哪里哪里学什么什么也不想跟她提,从小学就一直强调她是我的投资人都是我欠她的。
她觉得所有我自己的选择都是错的。学美术,参加校考,妄想考美院。
说姑姑家对面有个小姐姐后来研究生考去了云南大学,她父母一年也见不到几次,白养了。

我要是离开,就是白养我了。
对不起。

已经不想再考虑什么了。
我怕我叛逆起来第一志愿填东北林业。

要是不小心早早死在外面了,祝贺脱离苦海,不用再为我浪费钱了。

对不起,我的父母是很好很好很好的人,我实在是个很不好很不好的女儿。
只会浪费他们的钱浪费他们的心血而已。

跑去上海看了童使,作为“鬼”,泷泽先生过分可爱了,过分可爱了。
啊啊啊希望出泷泽小玩偶的周边!!!

最温柔的前辈是田中赤西中丸
😭那时候的大家真好啊

龟宝偷偷跟小兔子说了啥?

跟年纪没关系,总觉得takki是JF一辈的,小三团都是他儿子……差了一个辈分的感觉,到跳跳及以下就有孙子辈的感觉了……

这是我小学三年级就念念不忘的人

青涩。

青涩的过去,背负着完美的爱情。
青涩的过去,背负着不完美的爱情。

又违规了

夏天的故事
图片又违规了
大嘎自己去微博找吧
ID小号存档

      开了冷水,浴室里蒸腾的热气很快消散了,水冲在身上很痛,和也倒是每次都要洗完澡冲冷水,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了。
       镜子也渐渐清晰了,赤西背对着凑过去,看自己肩胛骨下面一小块抓痕。冷水冲过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和也很怕疼的,总是强忍硬撑,今天是真的把他弄疼了吧。
        
        龟梨不是最早知道赤西要出国留学的,虽然他们总在一起。他甚至是最晚知道的人。赤西以为他会生气,山p和亮给他送行和也也不去,赤西以为他会挽留自己的,哪怕是吵一架,赤西脑子不太灵光不会想借口想理由想了很久,结果都没有。
        龟梨什么都没说。
        他们总是在一起。他们住在一起。
        赤西希望和也跟他吵一架,打一架也好,像小时候那样。可现在和也不跟他说话,在人前不说话,连带着回家话也少了。
        赤西知道和也太累了,他自己也太累了,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感情也好,连山p都不知道他们在一个小屋里同居。
        赤西终于说要出国的时候,第二天就要飞走了。他们一帮朋友,“赤西军团”,还喝酒到半夜,赤西回到家的时候和也还没睡,穿着睡袍在厨房里煮东西。大概是什么汤,气味温热又清冷。
       
  其实赤西是害怕的。
        他怕,怕的要死了。他的飞机是明天傍晚,可是他一进门看到行李箱放在门边,自己的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和也连东西都帮他收拾好了。他想,和也要赶他走的话,也就是收拾几个箱子而已。
       现在他在浴室里,他的睡袍叠的好好的放在架子上,可是他却拿起和也换下的睡袍。
       下摆粘着血。
      
       和也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和谁打电话,大半夜的聊得挺开心,赤西站在玄关那里,和也在打电话,不能大声说“我回来了”。
       他们的关系谁也不知道。
       酒喝的不多,赤西却觉得躁。等和也一挂电话就把他摁进了沙发里。
        只有这个时候,他是看着自己的,目光疑惑,带着水汽,抱着自己的头拨开刘海,“你怎么了?”
         脱裤子是很快的事,和也的睡袍更是毫无防备。推开自己说先洗澡,也只是象征意义的挣扎几下。
        龟梨和也不会真的反抗赤西仁。
        随随便便的前戏,润滑也不够,没有戴套,看起来只是赤西发酒疯而已。
         痛,两个人都很痛,全程和也都没硬起来,强行进入的时候尖叫都变了调,生理泪水止都止不住,这大概不能称为做爱,两个人都没爽到,比强奸还糟糕。
        最后赤西射在他身体里,退出来的时候带出来精液混杂着血。
        他第一次把他弄伤。他很少不戴套。
       
        赤西披上了和也的睡袍,开始瞎想,听说这样容易得艾滋。
        和也以前说过,如果和赤西打架的话,是绝对不会还手的。
        在人前越是装作普通同事,回家越是乖顺。
        可赤西仁心里慌,他害怕,怕触到和也的底线了,有一天和也忍不了他了怎么办。
         自己大概是贱吧。赤西出来看着和也回到厨房倒腾那一锅东西,灯开的少,两截小腿在黑暗中格外清晰。
        小腿上面,腿弯上面一点,会有青斑,刚才他很用力的掰开和也的腿折起来。
        他走进去,贴着和也把头埋进颈窝里。
        和也不吵不闹不打架,只是回过身轻轻抱住了他的头,只是叹息。
        也许是懂,也许只是忍。赤西有很多话想问问他,这会儿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那种没由来的害怕,似乎远了,又似乎更强烈了。心里憋的难受,仿佛有巨大的无形的牢笼,那黑色的阴影总笼罩在头顶。
        他要逃了。
        
       

治打嗝的最佳方法

  青椒,番茄,梅干,龟梨和也皱着眉拨弄眼前的一团大概可以称之为炒饭的东西。    
   生鸡蛋打在糊糊焦焦的饭上,还有几片蛋壳粘在上面,身边某个baga倒是毫不在意,风卷残云吃完一大盆,围裙在腿上球成一团,咬着筷子,椅子一颠一颠地向后倒,“kazu随便吃点嘛,我难得做一次饭诶,家里就剩这么点食材,都是你不吃剩下的也没办法啊,”说着就把筷子伸进和也的碗里,拣那些被挑到一边的青椒番茄,吃到梅干还反思了一下,以后再也不买梅干了。
      
     某baga还自觉洗碗,围裙没寄,挂在脖子里在胸前皱成一条,水都溅到身上,和也严肃地靠在厨房门边心想,以后衣服也让他自己洗,好吧,其实晚饭也没那么难吃。
  吃完晚饭去洗澡,热水冷水一顿冲,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很大的一只坐在地上吹头发,毛绒绒的金色大脑袋,咧着嘴朝他傻笑。
        然后,傻笑这的嘴里蹦出一个嗝。
       和也走过去轻轻的踢他,“冷不冷,不会坐到床上去?”
        “kazu收拾了好久的房间,床单太整了嗝 ……了!”
         和也把他推到床上去。怎么还在打嗝?冻着了?
         赤西把嘴闭的很紧,一声一声闷闷的“咕”还伴随着肩膀耸动,仿佛胸口有气体往外冲。
         两个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明天还要录嗝节目,这打嗝嗝嗝什么时候好,嗝听说有人要持续嗝很久。爱豆嗝怎么能打嗝……嗝。”
         看着赤西表情严肃,抱着枕头,打一下嗝身体震动一下,和也不合时宜的笑的停不下来,“哈哈哈太好笑了我给你倒杯水哈哈”,赤西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打着嗝。
          喝水也没用,听说笑笑就不打嗝了,两个人开始讲笑话,然后和也在赤西哈哈哈哈伴着打嗝的声音里更笑的停不下来,缩成一团一抽一抽的,赤西躺在他身边,“睡着了就不   嗝  打嗝了吧……嗝。”
         赤西再次把嘴闭上,一声一声闷闷的嗝有节奏的响着。
        和也把背对着自己的赤西扳过来,拍他的背,爱豆怎么能打嗝呢,爱豆可是不吃饭不上厕所不放屁不打嗝的啊。
         赤西打嗝打的胸口痛,黑暗中只感觉两片薄薄的嘴唇贴了上来,嘴一张就陷入了熟悉的节奏,肺里的空气都要被吸光了,才反应过来回应,吮吸着,啃咬着,手滑进和也的睡衣握住他细细的腰。
        “还打嗝吗?”
         赤西楞了一会儿,果然不打嗝了。毛绒绒的脑袋钻进被子里,一串亲吻落在和也的颈窝,手不安分的向下滑去。
        然后就被拎了出来,和也的双手拍在赤西脸上,又把他的头扳回去,“明天还要录节目了,别闹。”闭眼,转身,系好睡衣。
        “诶?诶?诶?”
        

《人渣》前,少年时代,还不是人渣的时候

对龟宝的后颈执念是我的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