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小笼包

千秋出平湖

【西伊abo】普通爱情故事

        伊尔迷直到20岁还没有发育分化。

        过了20岁就是法律上的成年人了,他的第二次发育却迟迟不见动静,有的时候会反思是不是和西索这个变态在一起太久sex行为太早导致什么什么激素紊乱没有正常发育。

       其实西索发育的也算晚,十八岁才变成alpha,只不过他从小要比别人高大一些,在流星街这种地方到处都是装A的装B的装O的,发育成真正的A之前,他一直被当成装B的。

        其实西索十八岁以后真的收敛了许多,这个指的是他和伊尔迷偶尔的短暂的同居生活中的某些行为。睡一张床盖一条被子一个锅里吃饭偶尔还一起洗个鸳鸯浴,杀手和变态也是要谈恋爱的。

      没特意通知揍敌客家里,但也不算秘密。

       那时候的伊尔迷还不满16岁,不好好吃饭也不好好睡觉,刚刚开始抽条,却仗着年轻一身骨头也不硌人,软软的,也没那么面瘫,会温顺的张开腿,也会恶狠狠地威胁敢乱搞事就剁了他。

        承受一个alpha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经验或技术的问题,偶尔激烈过后想温存一下,伊尔迷从来不搭理西索,身上全是汗和精Ye,长发乱七八糟全黏在脸上脖子里,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

       西索知道他疼,伊尔迷是个平时没什么表情的人,第一次看见他在床上流泪,变态也是会惊讶的。

        他们是好伴侣,这个好尤其体现在床上,西索从来不会担心以后伊尔迷是不是会分化成alpha,他们要是分手绝对是你死我活的事,那就不关性生活和不和谐了。

       伊尔迷深负重望分化成了个omega。

       还专门做了全套检查是不是哪里出问题,躺在床上看检查报告很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西索洗好澡没擦头发出来失望地说还希望是个alpha呢以后搞不好打架还会有心理负担。

        一把钉子直击面门飞来,却整齐插进了西索耳朵上档的墙壁,伊尔迷坐起来冷冷地说要不我们登记结婚吧,然后我杀了你可以继承你所有的遗产。

        西索和伊尔迷打了一架。

        当然他们还蛮经常打架的,这也是变态们的特殊小情趣之一,但这一次不太一样。为了弟弟和小苹果,谁也不想让步。

        伊尔迷简直下了杀手,这种正面的杀气外露直接面对西索其实很不明智,掌刃没能一击毙命而只是浅浅地插进西索的肩膀,伊尔迷不想承认自己被对方掐着脖子威胁生命这个局面是自己心软了。

        只是西索也及时收手,刚才的杀气激起的战意化为一腔欲火,热血没那么上头,转而向下涌去。

        他不介意ye战的。

        变态也不是生来就那么变态的,这其中一定也有伊尔迷的锅。

  西索对伊尔迷说,我还是要跟团长决斗的,而且要把旅团全部杀掉。

        伊尔迷头都没抬一下,如果你死了,我正好继承你所有的财产。

        如果西索死了,他要带回他的头颅,埋在枯枯戮山最顶峰最高的一颗松树下……然后继承他的巨额遗产。

        伊尔迷在天空塔属于西索的楼主房间里坐了一夜,直到日出,没有拉窗帘,太阳光渐渐照进房间,照进伊尔迷的眼里,闪着热切的光。

评论(18)

热度(110)

  1. 9773滋润alongside想吃小笼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