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糕

【彬廷】独白

  自编自演,自欺欺人,自娱自乐,自作自受,是我一个人,什么都没有。

“他自我介绍的时候,念自己的名字总是一字一顿。”
“我第一次见他,不是在廊坊。”
“他在广东待过两年,在离我很近的地方练舞。”
“那时候,除了别人的镜头下,他总是有点皱着眉头的。”
“我偷拍过他,像怀春的女高中生一张,用小夹子晾在书桌上面,一抬头就能看见。”
“有几张抓拍的表情很好,他的眉头舒展的像洒满阳光的晒谷场。”
“我在网上疯狂找过他的资料。”
“有段时间他终于来了我梦里,跳妖冶的舞,做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躺着,想着,这个世界,如果不存在就好了。”
“有次在练习室里休息,我过去和他躺在一起,我把头靠在他身上,他没有回头看我。”
“他的皮肤很白,不化妆的时候,他的嘴唇也很白。”
“以前我们不是完全没有交集,他不爱出来运动,但有时他也会出来玩球,那天我没有下场活动,站在操场边上对他挥了挥手。”
“不知道他会不会记得那天,有个陌生的男孩向他挥手。”
“我那时候和朋友翻唱很多粤语歌,但我不喜欢海阔天空,那不是属于我的歌。”
“我大学考上了中戏,我在艺考培训机构的小册子上看到我和他的两页排在一起,中戏第一,上戏第一。”
“我甚至杜撰过好几个我因他而死的剧本,在幻想里,我为他死了无数次。”

“今天我看见我喜欢的那个人了。”
“好么?”
“特好。”
“那不就得了。”
“你好久没哭了。你整个人都坏掉了。你想不想哭?你这个人就是自虐。”
“今天我看见他了。”
“好么?”
“特好。”
“你还爱他么?”
“我爱他。”
“他是谁?”
“致命诱惑。”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