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平湖

千秋出平湖

先存

        那是宿醉后的早晨,半梦半醒的时候叶修突然想起苏沐秋。
         大概是九点,也许是十点。
         窗帘没有拉上,一抬眼亮堂堂的白天,苍白的没有颜色,天花板上灯也明晃晃的亮着,亮的刺眼。太阳照进来,房间里空调调的很低,身子一半晒得很热,一半吹的很冷。
        浴室传来水声,他想起学生时代的时候,总是睡懒觉翘课,睡得很晚起来到浴室洗澡,然后等苏沐秋带回早饭。去洗澡端着盆子穿过宿舍楼道的时候,空无一人的楼道里灌满了风。三四月的样子,浴室里没有人,天窗开着,空气很清洁,脱了衣服才会感觉到冷风。学生浴室的淋浴水不大,热水出来之前是管道里积的冷水,一下子冲在热的身体上,每次都不长记性,身子冷下去,脸却是热的。
       
        张佳乐冲了澡出来,身上还在滴水的,在地板上留下一路水迹。没有洗头,也没有戴浴帽,头发半干不湿,就这么挤了过来,黏糊糊地挤在叶修半边被空调吹的冰凉的身体,也黏黏糊糊地挤进叶修的脑子。叶修睁开眼,看见张佳乐瞪着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自己,刚洗过澡的皮肤很剔透,泛着红,一动也不动,像假的一样。
       身边躺着人却还想着别人,叶修心里默默唾弃自己,凑过去吻他。
      
        是像的吧,可是明明不像。

         张佳乐接受了这个混杂着一夜混浊气息的早安吻,没有回应。
        "我要走了,叶修。"
        
      
       
       

评论

热度(4)